过了好久,我才稍微恢复点体力,一步步走回寝室。 此时已经很晚了。 回到寝室后,她们几个纷纷过来问我为什么回来那么晚, 而且看着很累的样子。 我推说跟别人打了一场球,好久没打了体力有点跟不上, 大伙儿都将信将疑只有阿羽心知肚明,在一旁暗笑。 我洗漱过后,直接回到我自己的房间,倒床就睡。 毕竟今天干了三个小时,其中下身还长时间坚挺了两个小时, 射了三次其中一次还射出了七八次的量,还有一次竟然射出了本命精水, 以前自慰从来没在10分钟之内射出第二次今天竟然一并达到了。 我一定得好好休息一晚上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在睡梦之中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快感。 难不成是我做了性梦?不对啊,以前从来没有过啊?而且感觉是那么清晰而强烈。 我迷迷煳煳地睁开眼睛,我的床边还有两个女生, 她们都穿着白丝袜在用脚玩弄我的阴茎!随着那两双脚的上下刺激, 我逐渐兴奋起来不禁发出来微微的呻吟声。 “啊!”一声甜美而又娇羞的声音响起, “阿林醒来了全让他看到了。” 我仔细一听,这时柳儿的声音。 “怕啥,我跟你说过,阿林最喜欢这样弄,你弄得他爽还来不及呢, 怎么会拒绝你?”这是阿羽的声音。 阿羽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, 道: “今天和微微玩得怎么样?应该很爽吧?”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, 在这么玩下去我真要虚脱了!”我无力地答道。 “我到无所谓,不过柳儿她可是第一次跟你玩, 你难道不想享受一下她的小脚吗?”的确 柳儿的脚要比阿羽和微微的小而且腿很细,一看就不是那种力量型的, 我不禁有些心动。 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会同意!”柳儿笑道。 她从我的反应中看出来了。 “那,阿林,你就好好享受吧。” 说罢,柳儿开始用她的脚套弄我的阴茎。 柳儿的小脚很性感,而且很嫩很水灵, 脚后跟甚至都没有多少死皮。 在白丝袜包裹下更显清纯。 她似乎经验不足,上下套弄了半天,我的阴茎还是处于办疲软状态下。 “柳儿,你没怎么玩过男人,看我教你怎么样让他快速兴奋。” 阿羽踢开柳儿的脚,开始玩弄我的肉棒。 阿羽不愧是足交老手,用脚向下一撸, 便将我的包皮撸下龟头暴露在二女面前。 “看到了吗?得把他龟头先弄出来,然后玩弄龟头, 这样刺激效果才好。” 说着,阿羽的白丝脚在我龟头上开始抚弄, 时不时的动一动脚趾。 我的龟头开始有了反应,出现了轻微的跳动。 “现在阿林有反应了,而且他的龟头的抖动, 你的脚也会感到舒服。” 接着,阿羽的脚又下滑到了人字沟处开始揉动, 我的肉棒刚才还处于半疲软状态现在逐渐变得坚挺。 “刺激人字沟,可以使他的肉棒更坚挺。 想要插入而男人无力时可以用这招。” 之后,她又将脚伸到了冠状沟处,开始摩擦。 我不自觉地发出了呻吟声,并且身体开始颤抖, 既害怕丝袜的刺激又欲拒还迎地迎合阿羽的丝袜脚。 “这里是男人的敏感区,想要让他快点射精就刺激这儿。” 阿羽继续讲解道。 “那,这样是不是也可以起到辅助刺激的作用啊!”柳儿在这时突然将双脚踩在了我的脸上, 一股脚味钻入了我的鼻腔。 与阿羽、微微不同的是,柳儿不是那种爱运动的女生, 脚的味道小很多带着淡淡的皮革味。 显然她是想穿皮鞋来增加脚味,但毕竟不是汗脚, 效果有限。 这正是我喜欢的味道!我努力地嗅着,并突然抽出双手, 握住柳儿的左脚开始抚摸,一直向上抚摸……“啊!”伴随着柳儿的一声惊叫, 我竟然把脚放进了嘴里伸舌头卖力的舔着。 “哈,果然是贱啊!本姑娘的丝袜已经穿了四天了, 他竟然不嫌脏不过舔脚果然很舒服,难怪我看很多女生都愿意收男生作脚奴!”此时我舔得更加卖力, 下体也逐渐到了临界点而柳儿只顾着享受。 阿羽没有放过这一良机,双脚加紧刺激……终于, 我在极度享受中精液喷薄而出,尽数洒在了阿羽的脚上。 柳儿这时才反应过来, 嗔道: “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!”又转过头来对阿羽说道: “你也是, 趁我不注意把他的精液全榨走了!”“谁叫你光顾着享受舔脚了, 他射没射精你都不知道。” 阿羽笑道。 她见柳儿气鼓鼓地,作势要扑向自己, 忙笑道: “好了, 算是我的错反正这次精液也不多。 下次多的留给你。” “还哪儿有多的啊?你不是跟我说微微今天下午把他的本命精水都榨出来了嘛!短时间内他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的精液?”“正常情况下——”阿羽又开始给柳儿讲解了, 同时她的脚踩住了我的蛋蛋开始轻轻揉动碾压。 “刺激蛋蛋可以加速精液的产生。 不过今天,咱们得用到这个——”说罢拿出一粒胶囊来。 “这是我朝美美要的,她研发的性药之一——催精药。 给男人吃一粒,可以产生比往常约好几倍量的精液, 而且只要玩得好全无副作用。 你可以玩个够了。” 阿羽说完,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,直接将药塞入了我嘴里。 “等会儿就瞧好儿吧!”过了十多分钟, 我感觉蛋蛋开始充盈小腹感觉有一团火在燃烧, 十分想要找地方发泄。 “阿林,我们回去了,你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 “不!帮我弄出来,不然我就死了!”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。 “哈!欲火焚身了!”阿羽道,“那么柳儿, 毕竟同学一场你就帮他解决一下吧。” 这时柳儿开始用之前阿羽教的足交方法开始玩弄肉棒。 方法虽相同,但感觉却很不一样。 阿羽的力道让我感觉到更像是在受虐,身不由己却无力反抗;柳儿的爱抚更多的像是在做按摩与保健。 我在这种享受中不一会儿便射出了精液,打在柳儿的袜子上。 柳儿将自己袜子上的精液涂抹均匀, 道: “还想要吗?这次射进来吧!”她开始刺激我的人字沟。 毕竟我受药物刺激,没发泄完就还想要。 我的阴茎再次勃起。 这次柳儿直接坐到了我的下身上,开始上下抽动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我们俩一起呻吟着, 丝毫没注意到阿羽拿手机将我们录了下来。 “噗呲——噗呲——”我又一次射出了我的精液, “阿羽……帮帮忙……让他射得……再多一些!让他的精华……好好……滋润……滋润我!啊……”阿羽不愧为足交达人 加之练过舞蹈身体的柔韧性也非常人可比。 她一只脚踩在我的鼻子上,另一只脚脚掌踩在了阴茎根部, 脚跟踏住蛋蛋。 开始挤压推动。 我终于受不了,一泄如注。 精液充满了柳儿的阴道,甚至打湿了阿羽的丝袜脚, 打湿了床单。 柳儿也已经在高潮中虚脱了。 “我……不行了……阿羽,你……帮我弄他, 让他……射在我的……乳房上!”阿羽放下手机 将丝袜脱下来套在手上握住我的阴茎,对准柳儿的乳房开始撸动。 不一会儿就射了。 洁白的乳房上沾满了更洁白的精液。 “柳儿,他射这三次你应该也滋润够了, 回去把精液涂抹均匀好好吸收了吧!”“好!”这时柳儿也恢复了一点体力, “反正他也不走以后有机会继续玩。” 她俩收拾收拾起身正准备走,“等一下!”我叫住了她们。 “干什么?还没玩够啊?你不累我们可累了, 有空再说吧”柳儿无力地说道。 其实我今天都不知道兴奋了多长时间,高潮了多少次, 射了多少精液比她们可累得多了。 可是我仍然感觉到很兴奋,还想再射。 “看来美美的药效可真不赖啊!”阿羽笑道, “这样吧看在你今晚陪我俩玩得好的份上,我们把丝袜脱下来留给你, 你自己弄出来吧。” “把丝袜给他,到明天射到丝袜上的精液不全干了, 我们怎么吸收啊!再说了我们明天穿啥?”柳儿这时都有些煳涂了。 “笨死你了!我们有好几双丝袜没有洗, 随便挑一双味重点的、发硬的给他够他爽了就行呗!而且明天你要穿着这精斑点点的丝袜上课吗?虽说大伙背地里都这么玩, 但太明目张胆了毕竟不好。” 阿羽道。 接着她俩便回屋取了一双黑丝裤袜,一双肉丝短袜丢给了我。 我在她们离开后又射了两次,精液打满了这两双袜子, 一直射到我阴茎硬不起来为止我的欲火才得以消除。 “这回我自己一个人时候可有的看了, 看来柳儿你还有拍AV的天赋啊!”阿羽拿着手机笑道。 “你竟然偷拍我们俩爱爱!你敢发我就让你好看!”“哈哈, 开个玩笑这是给美美的,让她看看她催精药的成果。 相当的不错嘛!不过话又说回来,美美说她研发的坚挺药也到了最后关头, 不知效果如何呢?”。